樱花大家说系列五樱花生说(三)

这是最美人间月天,在伟德国际1946校园漫溯,微风拂来,紫藤幽蓝,海棠娇美,香樟吐香……每一个花开的地方,都成为了藏在眼底风景。

不是所有樱花都叫伟德樱花。作为伟德人是幸福的,游客心驰神往的地方,我们每天都在欣赏,那么作为成就伟德卓越不可或缺的一股力量,伟德的学生,伟德的老师,伟德的领导眼中的樱花是什么样的呢?他们与樱花又有什么特殊的经历呢?我们已陆续推出了伟德樱花大家说之樱花老师说,伟德樱花大家说之樱花学长说,伟德樱花大家说之樱花学生说两期,总共四期,累计点击率已突破两万余次,引起广泛关注。本期我们继续推出高三的五位同学的文章,他们即将离开伟德,他们与樱花又有什么样的故事呢?他们对樱花精神是怎样理解的呢?他们对樱花有什么样的情感要抒发呢?

至善楼山水 (2).JPG

至善楼山水 (3).JPG

樱之思

高三(2)班 贺伟伟

樱花,写下这两个字。笔尖仿佛卷起浅粉的波浪,樱枝摇曳,将思绪的船推向远方。

曾经,《秒速五厘米》里感伤让我以为,樱花是恋情的信物,是情歌的伴唱,是怀旧青春的底色。“冬宿寒天魄未眠,一朝春雨洗尘烟。风暖熏开花万朵,醉人寰。”当我将绮思与幻想交付与她,她却默默向我展示了她的另一面——厚积薄发,热烈认真。

不过只是几天之前,第一朵樱花刚刚探出头脑,打破了校园的暗沉色调。其他的樱花就如踏上了与两轮日月竞速的跑道般,用力地绽开,尽情地盛放。且站在她身旁看吧,盘曲龙虬的枝干上萌出一个花芽,抽出“三胞花胎”各有姿态,头顶一簇新叶蓬勃。花瓣的锯齿肆意重叠,叶脉的曲线温柔舒展,一枝花开,一树烂漫。

02.jpg

在高三,行程快抵达终点,走了这么久,我发现我渐渐失去对自然地“感应”,若不是樱花大道点燃了整个校园的朝气活力,也许我还没意识到,春天都来了。遗忘“月晕而风,础润而雨”,放下对身边美好事景的欣赏,我以为可以心无旁骛,却不知道背弃对美的感受是背上了更沉重的迷茫与空虚。幸而,樱花喊住了我,驻足回首,我看见的是心里杂乱被抚平的心绪,听到的是心中风吹花落声。我终于理解,古诗中千万骚人把情意托付给自然万物不是附会矫情,而是万物生灵自然流露的生命力那样纯真,让苦怀人敞开心扉,一诉衷肠。如果说樱花飘落的速度是五厘米每秒,那么她开放的速度又该如何计算?好像很快,一不注意,就已经“绕树重重履迹多”,吸引了无数踏春游人。又好像很慢,夏天的朴素,秋日的收敛,寒冬的忍受,三季的积累,才换来如此惊艳,才开放地如此热烈,如此认真。

22.jpg

如果你错过杜梨的新芽,错过玉兰的清香,请你珍惜樱的怒放,留意紫藤萝的一袭优雅。总有一天我们会低吟“忍见胡沙埋艳骨,休将清泪滴深杯。”,总有一天,我们会回忆起伟德的樱花,还有樱树下备战高考的我们。而为了让“总有一天”来得痛快无悔,现在是时候积蓄你的力量,静待六月花期。樱花有期,七日落尽;春日有限,愿君惜取。

正如那首日本民歌唱道:

生命中最美丽的海,

一簇簇的歌声,一朵朵的期待。

花开时来,花落时也要来。

因为,

有许多故事,

开始动人,结局更可爱。

 

樱之韵,伟德情

高三6 张瑞琦

    悠扬的笛声压低了三月的韵脚,不知不觉熬来了蓬勃的四月,而身为伟德国际1946学子的我,也迎来了我在伟德的最后一个樱花艺术节。

   “你看,学校的樱花又要开了,这即将舒展开的样子多可爱啊。”“如果一直这样含苞待放就好了。”“为什么呢?你不觉得樱花完全盛开的样子更美吗?”“但樱花完全绽放后,就意味着它要迎来终结了,樱花七日,花开即凋零,想想去年满地的残骸吧。”……

    往届艺术节樱花盛开的景象还时常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。四月初,正是樱花当令的季节,而我流连于校园的樱花树下,不紧不慢的漫步在樱花大道上。淡淡的阳光下,微风轻轻拂过,枝头绽开一朵朵粉白的樱花,玉琢冰雕般,显得那么柔嫩。几天时间,樱花盛开如十里锦绣。樱花繁盛艳丽,我的心情也轻快舒爽。带着这喜悦的心情,我参加了八十华里远足,为了能更快返校欣赏樱花,我冲在队伍的最前方。可回到学校后,竟发现,微风扬起一幕花色,樱花飘零,轻舞空中,散落在我心头,激起阵阵涟漪。一股感伤之情油然而生,美丽的盛开之后,便是玲珑之终吗?绽放艳丽,注定是飘零的序曲吗?

   紧张单调的高三轨迹,日复一日三点一线的风尘仆仆浇灭了我对赏樱的执著。“樱花开了呢!去看看吧。”我冷冷地回应到:“不去了,反正…迟早都会凋谢的。”“那只是乙烯和脱落酸的作用,细胞程序性凋亡,没什么好伤感的。”“不对哦,樱花飘落,并非是开到了尽头,也许它们这么毅然飞舞飘落,是因为它们知道自明年还会再次绽放…走吧,一起去看看吧。”就这样,我被同学们拉着扯着又回到了樱花大道。

    樱花大道上,清风拂过,幽香袭来,樱花还是落了。我的目光顺着飘舞的樱瓣落在大道旁。不止我们几个高三学子,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们在樱花树下。学弟仰望着风中飘舞的樱瓣,眼中满身期待和憧憬。站在樱树下的学妹抬着头,伸出手掌,遮住了花影间隙洒下的斑驳日影,伸开双手,仿佛要去拥抱樱花,拥抱未来。同级的女同学贴近花朵,轻轻抚摸,嗅着樱花的芳香,感受着春日的美好。还有几个复读的学长悠然地靠在樱树旁,手捧书本,大声朗读。而与我一同赏花的同桌,也俯下身来,捧起散落的樱花,轻轻抬起,松开双手,花瓣飞舞,笑脸绽放。一切有如童话般美丽,梦境般飘曳,此时此刻现实与幻想的界限消融于春色之中,人如花,花似人。我陶醉其中。

07.jpg

    极致的美丽,却脆弱无力,风吹即碎,那绚丽的绽开,瞬间遍飘散在空中,旋转,飞舞,摇落,升华……古人常说,惜花常怕花开早,就是害怕花朵过早的凋零吧,可是在这四下尽染淡墨的春色之中,我却能感到一阵悸动。繁樱盛放,终将飘散,即将毕业的我们也是如此。不久之后,我们也要像樱花离开樱树那样同伟德国际1946告别了。即便如此,我们更要像樱花一样,努力绽放,艳丽飞舞。

    樱花啊,樱花,我知道,今年的你们盛放飘舞,缓缓而落,不仅是绽放自己的华彩,更会滋润下次的新生;明年的你们定会如约而至,绽开艳丽。四季轮回,生生不息。我相信,你们是青春,是美好,是希望。我也坚信,每一个梦里有花的人,终将花开如梦。

    毫无保留地去努力,像樱花般心无旁骛的盛开,去留下极致的色彩!彼时当少年,莫负好时光。未沐浴春风的樱花啊,现在,请优雅地绽放吧!

 

樱缘

高三(3)班  杨隽泽

其实对于伟德的樱花,初入伟德时的我一直是不屑一顾的。

那是一种轻视:因为在我眼中,伟德的樱花太少了,只那一条道。稀稀落落的开放。它既不如武大樱花那番春色满园,亦不如日本樱花的艳满倾城。在我想象中的樱花应是落瓣如雨、漫天盖地的那般盛世之美。碍于这个想法,花开之时,我甚至不曾驻足去看顶上那淡红的帘幕,快步走过赏花的人群,以一副孤高、傲慢的样子。一直到了今年,楼下的高考倒计时牌以数字的形式细数我们校园生活终结的脚步。大概是带着一种不舍吧,寻觅着这即将逝去的三年的情怀,我才始有一种释然的感觉,注意起那樱花来。

06.jpg

算算时间,春天已经早早地来到了世间,点亮了清晨。随着沉淀着晨辉的微风踏入校园,那一瞬微光的闪耀映亮了我的眼。那是樱花。粉色的花苞在不知不觉的夜中挂满了枝头,星星点点。枝条随风摇曳,万千枝条相互交织,竟是构成了一片浩瀚的星海。走过那片海,春天用一种无形的力量绊住了我的脚,强迫我抬起头来,夺去我的视线,向我展示她的美来:那是怎样娇小可爱的花朵,含蓄而拘谨,轻轻掩着自己的颊。有的已经开了,展出千重瓣,如少女的长裙,薄纱般的透亮,随风飘飘。嫩绿色的树叶点缀其中,金色的阳光被空气中的水汽分解为粒子,洒满整个树冠,把樱花衬得清新淡雅而又不失神圣和庄重。

19.jpg

樱花里蕴藏着摄人心魂的魔力,只一眼,我便喜欢上了她。这竟是曾被我轻视了的花啊!一时间,一股苦涩涌上了心头。自己曾经那可笑的傲慢,竟使我错过了这般尤物。是震撼么?是后悔么?我甚至不敢去触碰她。那样娇柔,惹人怜惜。似乎轻轻触到就会碎掉,散在空气里。不同于别的地方的樱花,伟德的樱花给了我一种特别的感觉,这种感觉在灵魂深处跳动,但我也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,又为何有那样的悸动。

恍惚间,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位少女,亭亭玉立,穿着粉色的长裙,在花间起舞。我对上了她清亮的眸子,她莞尔一笑,向我伸出手来,带我到她的世界去。我也变成了樱花,在风中抖动我的华裳。我能辨认出这里是伟德的樱花大道,我身处于春日照耀下的伟德。正是一年的樱花节,游人在我的身下络绎不绝,驻足、欣赏、然后发出赞叹“这便是伟德的樱花啊!”我听到他们这样说,自豪之感油然而生。我看到人流中有一个小男孩,停下来看我,看得痴了,长辈走远了也毫无知觉。半晌,他才眨眨眼睛,喃喃道:“将来我一定要来这里上学!”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,来到他的面前,问他:“要考上这里可是很难的,你不怕么?”“不怕,因为这里有你!”那孩子的眼中闪烁着纯真的光辉,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说。

我的双眼有些朦胧。那份坚定中我认出了那孩子的脸,那孩子就是年幼时的我。那时,我在樱花树下与她定下的约定,我还记得。而多年后,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再次来到这里时,却背离了那份初心,忘却了那个甜蜜的约定。是我负了她。

突然记起在之前的校庆上,我曾听到的两位年迈的校友的对话:

“听说伟德要迁新校区了,那樱花还会有么?”

“有的,一定会有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此时想来,这段对话听来是多么暖心。曾几何时,樱花已然成为了伟德的象征,承载了无数伟德人的成长,连接了无数伟德人与伟德的缘。无论身在校内还是校外,天南或是海北,提到她,一种家的温馨就会充斥心房,让人想起当年埋头苦读的日子,当年远足时的欢声笑语,当年犯了错而受到年级主任的处分,当年毕业离校依依不舍的痛哭流涕。而每年樱花再次开放的时候,也会叫上老友,相约一起来到伟德看樱花,再续与樱花的缘分。这便是伟德的樱花,她是给每一位伟德学子写下的一首情诗,诗中承载着每个伟德人的回忆。樱花,是花,是人,更是魂。她是凝聚了伟德精神的璀璨,是伟德献给春天,献给世界的礼赞。

清风将我的意识唤回现实,路上的学生已经少了,是快要上课了。我深呼吸,平复下久久无法平静的心跳,然后快步向教学楼走去。大概我不会察觉,我的脚步中少了那些浮躁,多了几分朝气。和樱花再次定下约定吧,我啊,这次绝对不会再食言。

是什么约定呢?我会心一笑。

 

 樱花树下的年华

高三(6  侯吉章

    5:50奔向新食堂,却被一片粉色的海洋引上了樱花大道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”,这怕是对这人间尤物的盛开最佳的概括了。仿佛昨天还像一个个娇羞的姑娘,蒙着面纱,不想人见她的美,今天就已争相斗艳,毫不吝啬的展露那婀娜的身姿,似向天空招摇着,又似向大地耳语着……

    春风是和畅而舒人心的,但是一片随风飘落的粉,晃荡着降在肩旁,就能让思绪顺着校服蓝色的条纹回到那很远的过往。

    以前是每天都要走樱花大道的,上学、吃饭、回寝,一段段重复往返的水泥路上刻下了一个个伟德学子无数坚定的脚印,见证了花开花落,也见证了真正的成长。      

    “张老师好啊!”“好啊!”两句师生寒暄,融进了周围一片欢声笑语中。话音刚落,只见张老师前脚一蹬,慈祥的笑面搭载着银灰色的自行车远去,稍显沧桑的背影刻进了刚才那位打招呼的学生脑海里。他在思索着什么,一会儿便吟出张老师的教诲: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!他是在给头顶上成千上万的花儿说的,他也是在给怀有一番梦想的自己说的。自行车在拐角处转了弯,他的眼眶却如被花瓣染了色一样,浸润着深情留恋的泪水。这竟也感动着花儿,洋洋洒洒地掉下几个大花瓣儿,来到他的耳边安慰他。没错,伟德的樱花和伟德的学生之间是有感情的,你欣赏它,它自己也会更乐意陪衬你的美。有时学生跟它合影,它一点儿都不娇气,不论从哪儿拍都能充当最称心的背影,远处的花儿摇来摇去地跟你闹,近处的话儿盯着你的相机陪你笑,景美人更美。

12.jpg

    樱花的花期是很短的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似乎总会与你擦肩而过,待你缓过神时又流连忘返。不过伟德的樱花从不那么无情,它一定会挽留你,给你一场视觉盛宴。不必说怒放时遮天的粉红,如同置身仙境,就连花落时,它也能自造一幅美景,让你如痴如醉。大风来了,花儿不与自然抗争,在空中舞完生命终曲后安分地归身尘土。而大片、小片花瓣都落到地上时,它们又重生了。一层未散芬芳的花儿静静地躺在地上,与生它养它的土交流着一生的奇遇,虽说是静止着的,但你看那厚厚的花儿淹没了学生的脚,又怎能不说这些花儿像生前一样热情地牵伴着远去的人呢?此时若再来一场雨,就更唯美了,花儿不会把雨水染成红色,只是分散而不凌乱地漂浮在水洼中,这里一片花海,那里又一片,它怎舍得离开呢?即便是生命的终点,也要留下最美的身姿。

01.jpg

    有些伤心的人会来找樱花诉苦,花儿用用自身的经历来勉励他们。寒冬腊月之时,大雪早已把竹林压倒一片,但你再看樱花树,它挣扎着却从未倒下。雪花再大也压不灭樱花树孕育生命的心,它们默默等待着,忍受着考验,期待着盛开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,樱花何尝又不是这样的呢?经受住了寒冷的折磨,才会在来年笑得更从容、更灿烂。那些伤心的人学习花儿的坚强,也不再哭泣,拍拍衣上的灰尘,又继续向教室走去……

   夕阳的余晖映射在面盒的汤汁上――面已经吃完了。我看了看碗里樱花模糊的倒影,似仍如曾经的那般美丽,也有难以捉摸的淡淡忧伤。隔开面汤的油腻,我嗅到了樱花久违的香气,却仍带一丝惆怅无法遣散。我这是最后一次与伟德樱花亲密接触了,它伴随着我的回忆,记录了我逝去的高中年华,但那怡人的芬芳总会萦绕在我的身旁,告诉我:它来过,也不舍得离开。

    我匆匆倒掉了面汤,瞥了一眼胸前的校徽和那张矗立了不知多久的樱花大道路牌,趁着小红帽最后一声哨音,奔向了伟德至善楼――那是梦想开始的地方。

 

朝花惜时

高三(18)班 王耀宇  

不知,你是否在春夜里,樱花路上,稍稍停下匆匆的脚步,抬起眼,从满枝满桠的花朵之间打量泻下的月光。忽而晚风拂过,瓣瓣粉色在清辉下散落一地。那几近一瞬的光景,令人窒息的绝美,你可曾知道,其间蕴含着一朵朵樱花,整个生命的意义。

    樱花的命运总是相似的。无论我们如何去辩驳,区分,这是云南樱,中国樱,它与日本极尽哀伤的樱花又有何区别?同样的渴望绽放,同样渴望行人驻足流连的目光,同样的短暂,空留一地燃尽的悲凉。春日之朝花,我看向它,像是看见了自己,也看见了每一个路过樱花树下的你,无论曾在春风中笑闹,在春雨中酝酿,手指轻轻触碰,青春就这么消散了啊。

03.jpg

    我知道总会有新叶催陈叶,前波让后波,可这春光大好,我实在不忍心辜负。朝花尚且惜时,蜉蝣朝生夕死依旧在世间留下绚烂的光。属于我们的青春殆尽,我们或许已然绽放,或许依然含苞,但那都不再重要了,就让我们在青春凋零之前,在风中,再翩跹一次吧。

    不知这满树樱花是否知道,松尾芭蕉曾在《往奈良路上》这样描述它:春日已来矣,此山何名未得知。薄霭透明媚。青春都是一样的青春,只是细看了去,薄霭明媚里也藏着忧虑,翘首,期待,失望。一位学长曾作民谣《云南樱》:有人安慰不必哭泣,失之东隅收之桑榆,你说请你慷慨地收下它,将我忘记在明天。樱花呀,你可别听他的,我会永远记得你,你也永远的,是我的回忆,是我的青春啊。

    朝花在枝头洋洋洒洒,花下的少年呀,惜时啊。

 

来源:办公室  策划、报道:张德平  编辑:张德平 图片:王利华、刘建功、张德平   本期组稿:鲁威  审定:刘建功